瑞士进入“非常状态”一周 当地华人:戴口罩不再被笑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wawanxing.com/,伯尔尼年轻人

瑞士已于一周前宣布进入“非常状态”,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快速传播。17日起,瑞士境内所有学校、娱乐场所被勒令关闭,四方边境实施严格的管控。

在日内瓦居住的一名华人告诉新京报记者,如今戴口罩不再被过度关注,对待疫情当地人亦愈发重视,身边的朋友不再调侃新冠肺炎疫情只是一波“流感”而已。在瓦莱州的中国留学生观察到街上人流骤减,包含缆车在内的公共交通工具内乘客稀少。

当地时间2月28日,瑞士联邦委员会下令禁止超过1000人参加的活动。3月16日下午,瑞士联邦主席西莫内塔·索马鲁加(Simonetta Sommaruga)宣布瑞士全国进入“非常状态”,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快速传播。此外,瑞士政府在对南部的瑞意边境实施管控的基础上,增强了对瑞德、瑞法和瑞奥的边境管制,无瑞士工作签证的外籍人士不得入境瑞士。

3月16日,瑞士里诺士国际酒店管理学院的在校生邓思(化名)收到学校的邮件通知,称瑞士开始戒严,学校已取消所有面授课程,即将关闭学校。第二天,邓思从苏黎世出发飞往新加坡,在新加坡转机后于19日抵达成都。因为她入关前有申报咳嗽症状,出关后便先被送往附近一医院做胸部CT、血常规以及核酸检测,留院观察无异常后,再被转移到一家酒店集中隔离14天。

邓思说,收到停课的通知,大多数中国同学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都比较恐慌。瑞士作为中立国,不属于欧盟,大部分物资依赖进口。“周边国家的疫情已经很严重了,如果现在不回国,怕在瑞士也没法继续生活下去。”

“口罩也不好买,瑞士这些资源极度匮乏。”邓思的校友陈熙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邓思回忆,17日苏黎世机场内的大多数商店都已关门。办理登机牌时,工作人员一遍遍地确认护照的签发地是否为湖北省,“如果是的话,可能我就不能坐那个航班了。”

“学校目前正在协商如何解决线上授课,因为有中国学生反应时差的问题,老师也在边寻求意见边改进。” 3月23日,已在成都郊区一家酒店隔离三天的邓思告诉新京报记者,瑞士宣布进入“非常状态”的这一周,身边的中国同学也陆陆续续踏上了回国的班机。

陈熙也于3月19日抵达中国,他认识的中国学生目前还有一小部分留在瑞士。3月初,陈熙开始佩戴口罩,“但瑞士当地人对待疫情基本没有太大响应。我的可见范围内,基本没有人戴口罩,韩国、日本同学也不戴。”

3月18日,陈熙在苏黎世机场候机时发现,亚裔面孔基本都佩戴口罩,“也看到有极个别本地人佩戴口罩。”

3月23日,在瑞士日内瓦生活的董北(化名)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瑞士已召集了8000名士兵帮助各州抗击疫情。她表示,在瑞士生活35年,第一次经历各种场所歇业的“非常状态”,但她并未考虑回国,“现在乖乖待在家中,不想回国添乱。瑞士有先进的医疗系统。”

董北称,打算每周出门一次去超市采购,储存一周的食物,“估计都能买到,从上次买菜的情况看,供应充分,不会有什么问题。现在家里还有80多个口罩,一升酒精。”

董北去当地超市购物时发现,食物并未涨价,“且食品种类不比平时少,新鲜蔬菜和水果应有尽有,厕纸供应也充足,就是比较缺面粉和鸡蛋。”

“物价没有上涨,但是种类基本齐全。”目前尚住在学校宿舍的里诺士国际酒店管理学院的大一新生任佳(化名)表示,一些诸如开心果类的坚果存在缺货,可能是因为坚果热量高,又方便储存。

任佳发现,进入“非常状态”后,街上人数骤减,“当地人最初是没什么改变的,他们觉得瑞士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但后来随着确诊人数剧增他们还是减少了出行。”

据任佳观察,瓦莱州部分超市开始限流,在入口处可见工作人员为顾客的手消毒,同行顾客只允许一人入内,“甚至婴儿车也不能入内。但仍然很少有人戴口罩。不过现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人少了很多,像缆车之类的里面几乎没人。”

“但口罩和酒精在16号之前就买不到了。”董北回忆,2月中旬,她在当地一家药店购买了4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,当时的价格是3.5瑞士法郎(约25元)10个。3月中旬,她发现同样的口罩已涨到10瑞士法郎(约72元)10个。

发生变化的,还有当地人对佩戴口罩人士的态度转变,“3月初,我戴口罩出门,还有人故意朝我咳嗽。现在戴口罩出门不再被笑话,当地人能接受了。现在差不多有一半的居民戴口罩。”董北说。

“非常状态”前,董北身边的瑞士朋友大多觉得疫情没那么严重,认为只是流感,调侃的比较多,“但现在不说是流感了,说是病毒了,要大家照顾好自己。倒是身边的中国朋友觉得严重,一直都很谨慎。”

3月17日,与日内瓦接壤的法国宣布进入“战时状态”,居民外出时必须携带相关文件证明其出行的必要性。

董北说,因法国菜品价格比瑞士便宜不少,多年来她常常开车去法国买菜,“现在非工作原因,不能自由进入法国。”

董北的丈夫在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工作多年,主要担任裁军、人权、贸易发展等大型会议的某语种同声传译,“日内瓦办事处从14日开始关闭,所有会议取消,目前在家办公,做一些线上培训工作。”

然而,董北觉得联邦政府的防控措施发布晚了,“应更早关闭学校等公共场所,更早切断与意大利的联系。伯尔尼年轻人因为之前的病例大多都来自意大利。”

此外,董北认为,瑞士的防控措施力度还不够,非常时期,可能需要向法国一样实施限制出行令,“联邦政府虽然建议待在家里,但不是强制性的。不像邻国法国,出门需要在单子上写明出门原因。”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