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商业

伦敦证券交易所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证券交易所。它的前身为17世纪末买卖政府债券的“皇家交易所”。1773年由露天市场迁入司威丁街的室内,并正式改名为“伦敦证券交易厅”。尽管纽约交易所的成立比它晚了44年,然而,纽交所现在的市值为120亿美元,几乎为伦交所53亿市值、纳斯达克60亿美元市值的总和。

在过去几年里,全球各大证交所对伦交所的竞购就没有停止过。最早可以追溯到1998年。那一年,德意志证交所首席执行官维尔纳·塞弗特首次向伦交所提出联盟提议,但是无功而返。2004年德意志证交所欲以13.5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伦交所自有股票资产,伦交所没有同意。

2005年8月中旬,澳大利亚最大的投资银行麦格理银行称,正在考虑以现金方式收购伦敦证券交易所。4个月后,麦格理提出了正式的收购要约:每股5.8英镑,总价15英镑。面对这个价格,伦交所笑了,“这是在开玩笑”。当时伦交所的股价已稳稳高于6英镑,伦交所称“麦格理完全没有认识到伦交所的价值”。伦交所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麦格理的出价,并号召股东联合起来抵制麦格理的恶意收购。

然而,欧联这样的清静日子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。今年3月9日晚上,一封毫无预兆的信函传到伦交所手上。纳斯达克提出了一个“极具诱惑力的报价”:每股9.5英镑,并希望能和伦交所董事会就此进行商讨。

“厚金”当前的伦交所仍然不为所动,一口将纳斯达克回绝。“这个竞价显然大大低估了公司的价值。”伦交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。

尽管拒绝了纳斯达克,但求婚者中又加进这么一位“青年才俊”显然让伦交所小姐的面子大大有光,在众人的哄抬之下,当天伦交所的股价上涨到8.8英镑。纳斯达克给出的溢价仅为伦交所当时市价的8%,被拒倒也不算冤枉。所以纳斯达克尽管求婚不成,却也面子不失。纳斯达克的股东们对这桩婚事倒也还继续看好,结果那天被拒的纳斯达克身价反而比伦交所涨得更快,涨了差不多10个百分点到每股43.56美元才收盘。

被伦交所公开拒绝之后,纳斯达克开始改走“地下路线”。纳斯达克的彩礼与此前麦格理和欧联所的相比要高出好大一截,伦交所却有一些股东暗自心动了。这其中就包括伦交所最大的股东Threadneedle资产管理公司。

持有伦交所14%股份的Threadneedle放出话来,觉得纳斯达克的出价已经比较靠谱,如果有人愿意在此基础上提高出价,公司希望和未来的出标人对话。

难得有大股东口气松动,纳斯达克掌门人罗伯特·格雷菲尔德抓住了这个机会,开始密会Threadneedle以及ScottishWidows等关键股东。密会的内容人们不得而知,但结果很明显。4月11日,纳斯达克宣布已经购入伦交所3810万股的股权,这些股权中的绝大部分(约3500万股)就来自于Threadneedle资产管理公司,再加上其他一些零散股份,纳斯达克一举拿下伦交所14.99%股份,成为伦交所最大的股东。

纳斯达克摇身一变成了伦交所的第一大股东,任何参与竞购的对手都必须和它进行谈判,这一下可有些人坐不住了。

首先是伦交所。也许是出于继续抬高身价的目的,也许是真的想保持独立性,被收购了15%股份的伦交所马上表态,仍然在寻求其他股权合作方。

其次是纳斯达克的老乡纽交所。纳斯达克向伦交所提出收购的前一天,它的最大竞争者纽约证交所刚刚结束了长达213年的会员制历史,转变为公众持股的上市公司。纳斯达克这一闹,上市第三天的纽交所股价就跌了1.55美元。

虽然跌得不多,但毕竟不是个好现象,关键是如果纳斯达克和伦交所真的成了一家人,那对纽交所来说可是大大的不妙。

在纳斯达克15%股权到手没几天,纽交所就在一份提交给美国证监会的登记文件里说,“我们正在与一些业界合作伙伴进行洽谈”。虽然纽交所没说是在和谁谈,但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在说:“伦交所!”

据说纽交所已派出其顾问花旗集团,与伦交所一些股东(包括D.E.Shaw公司等)接洽,试探其出售所持股份的兴趣及可能的出售价格。

最近又有消息称,纽交所的首席执行官约翰·塞恩与克拉拉·弗斯就可能的合作事宜互通了电话,塞恩向后者表达了希望通过友好合并的方式实现战略整合的愿望。纽交所的顾问美林集团甚至还考虑了纽交所、欧联所与伦交所三方联合的可能性。

德交所的声明说,全球证交所间的联姻越来越热闹,德交所还是准备紧跟这个时髦,计划与欧联所进行磋商,洽谈合并的可能性,考虑通过和欧联所的融合,创建一个“真正”的全欧洲交易组织,进而成为全球交易市场的领导者。

面对群雄打压之势,4月23日,纳斯达克宣布出售1850万股股票为收购伦交所筹资。

“伦交所小姐”的美名是世人皆知的,求婚者当然也不在少数。今年以来这出戏更是热闹非凡,尽管现在还不知道要演到何时才会结束,但我们基本可以认定,刚刚登场1个多月的纳斯达克先生绝对是这出戏里的“男一号”,今后剧情的走向势必将跟随他和“男二号”纽交所、“男三号”欧联所之间的博弈而前进。

其实,尽管德意志证交所、麦格理银行出场时间比较早,但实际上都是“垫背”的。

他们的出价给伦交所竞购战点了一把火,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收购伦交所的能力。

纳斯达克与纽交所即使算不上世仇也是矛盾重重,无奈纽交所实力强大,一向以上市条件严格闻名,同时又是全球最大的证交所,实际上美国的市场已经基本上被纽交所覆盖,要想压倒他实在不容易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纳斯达克要想与纽交所平起平坐,只有一个办法: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全球市场,打国际牌。

但是怎么体现这个全球性呢?纳斯达克想到了伦交所这位欧洲名媛———如果纳斯达克能够成功迎娶伦交所,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可以同时得到美国、伦敦两个选择,这才有点“全球化”的样子,而纳斯达克的吸引力无疑也大大增加。

这样,尽管在总市值和单一上市公司平均市值这两个指标上,纳斯达克仍然要输给纽交所,但在交易量、上市公司数量、以及市场的覆盖空间这三个方面,纳斯达克都将超越纽交所成为全球老大。这样的结果对纳斯达克来说意义重大。

对纽交所而言,纳斯达克摆明了是要于己不利,当然得出手制止。而对欧联所来说,尽管纳斯达克不是冲着欧洲市场而来,但作为欧洲本土的交易所,欧联所难免会担心纳斯达克意欲将美国市场扩展到欧洲,进而影响欧洲的经济安全。有这样的政治经济压力,欧联所肯定没办法袖手旁观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纳斯达克先生可不想美欧腹背受敌,于是改变了策略退而求其次,闪电般地拿下了伦交所第一大股东的位置。一方面,可以预计,7月1日实行新的市场分级后,纳斯达克将会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,在其环球精选市场中,跟伦交所部分股票形成双市场挂牌和跨市场交易,至少部分体现其“全球性”。另一方面,任何有意迎娶伦交所的对手(实际上也就剩下男二、三号)都必须与这个第一大股东进行谈判,位置十分有利。

出场不久的纳斯达克这么快就弄出这么大的动作,还基本掌控了剧情未来的走势,效率实在是挺高。

于是男一、二、三号耗上了。大家都玩起了谈判游戏,一时半会儿还没人动作。由于英国竞购法案的限制,纳斯达克暂时不能继续收购伦交所更多的股份,而男二、三号在没有看到纳斯达克构成新的威胁前,也没有必要采取动作,因为伦交所的股权非常分散。事到如今,纳斯达克、纽交所、欧联所三足鼎立之势既成,竞购显然并没有终止,只是中止了。无论是来自美国银行的巨额贷款,还是出售1850万股股票,纳斯达克似乎已经在积蓄力量再次出击。纽交所和欧联所则密切注意着纳斯达克的动静,同时也在考虑要不要联合起来“干掉”男一号,如果纳斯达克继续收购,真正的竞争也许才刚刚开始……

而相对独立的伦交所,反而成为了现阶段最大的受益人。交易量上去了,上市公司数量上去了,交易席位价格上去了,股票价格也上去了,而且由于潜在的竞争始终存在,还不会跌下去。更重要的是,各家争夺的主要目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市场和伦交所能够共享,这对于伦交所来说不仅毫无损失,反过来倒还促进了伦交所的国际化。看来,只有“美女”才是永远的赢家。道理很简单,物以稀为贵,皇帝的女儿不愁嫁!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wawanxing.com/,欧联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